為了保住董事長的命,白狼決定使出殺手鐧「我們本不想拿出錄音帶,那是玉石俱焚」。多年後張安樂回憶當時......

為了保住董事長的命,白狼決定使出殺手鐧「我們本不想拿出錄音帶,那是玉石俱焚」。多年後張安樂回憶當時......

1968年4月,竹聯幫在陽明山召開大會,推舉陳啟禮為總堂主、白狼為總護法。這一年,陳啟禮27歲,張安樂20歲。

竹聯幫的對外活動王要是收保護費,用暴力手段幫人維護商業秩序,這種古老的生意在陳啟禮手中發揚光大,幾乎成為臺灣黑道行規。甚至有個關於竹聯幫遵守所謂「商業道德」的案例被廣為傳播:有個王地開工,竹聯幫上門收費,遭拒後就綁架了工地負責人。事後經過調解,工地交了30萬元保護費。而竹聯幫收了錢就承諾,以後哪怕工地上丟塊磚,都由竹聯幫負責--後來又有其他幫派到工地敲詐,竹聯幫成員果然到場救護,打跑了敲詐者,從此再無人敢來尋舋。

竹聯幫介入臺灣政治

在陳啟禮的掌控下,竹聯幫勢力愈發膨脹,不僅成為臺北市幫派龍頭,還南下臺中、桃園、嘉義、臺南、高雄等地,號稱有十萬幫眾,「一統江湖」。20世紀80年代,竹聯幫有意無意地介入了臺灣的政治。

1984年10月15日上午,美國舊金山德里市,作家劉宜良走進自家公寓的車庫,正準備開車出行,突然從角落裡閃出兩個人,拿手槍對準了他的頭。這兩個持槍者是竹聯幫成員吳敦和董桂森。槍晌了三聲,吳敦開的第一槍擊中劉宜良眉心,劉應聲倒地,董桂森又上去補了兩槍。確認劉宜良死亡後,兩名殺手逃離現場。

劉宜良是臺灣著名作家,早年做過記者,1967年以《臺灣日報》特派員身份赴美居住,並加入,了美籍,實際上他的祕密身份是國民黨軍方的情報員。但是劉宜良在美國筆耕不輟,以」江南」為筆名發表了大量披露臺灣政壇黑幕的文章,尤其是1984年出版的《蔣經國傳》,徹底激怒了國民黨當局。更要命的是,臺灣情報部門還認定,劉宜良是「雙面間諜」,暗地裡在為大陸方面收集情報。於是在1984年7月,臺灣情報局局長汪希苓找到陳啟禮,告訴他有人在美國「誹謗元首」,但官方不便出面,要求陳動用幫派力量」替天行道」,暗殺劉宜良。

陳啟禮接下了這單「活兒」,事實上他別無選擇。早在1970年,竹聯幫成員陳仁盜領社團公款潛逃,竹聯幫為「清理門戶」,派殺手張如虹當著員警的面刺死了陳仁。張如虹是竹聯幫右護法,也是陳啟禮的親信,所以案發後陳啟禮立刻被鎖定為幕後主使。1972年陳啟禮入獄,關押到1976年出來,為了重振威信,他需要藉助政界的力量。有資料顯示,出獄後的陳啟禮已經被臺灣情報局吸收,他成了擁有「官方背景」的黑幫老大。1984年親自出馬刺殺劉宜良,對陳啟禮來說,不過是奉命行事。

1984年8月,陳啟禮化名「鄭泰成」飛赴美國,與吳敦和董桂森會合。三人連續十幾天埋伏在劉宜良家附近,觀察劉的生活起居。在陳啟禮的直接指揮下,血案爆發。

「江南案」雖然替臺灣當局除掉了「異見分子」,卻也深深震撼了脆弱的美臺關系,麻煩就在於劉宜良的美國公民身份--臺灣派來的殺手在美國本土行凶,這還了得?FBI迅速鎖定了嫌疑人,美國政府當然不相信這是簡單的黑幫犯罪,要求臺灣當局交出幕後主使。

「我本來不知道董事長的計劃,是看到報紙新聞以後才明白,出了大事。」張安樂回憶,他早在1975年就到了美國,一邊做餐廳生意,一邊在大學繼續讀書,白狼一直是個「好學生」,他在美國先後就讀於內華達大學拉斯韋加斯分校和聖瑪麗學院,拿到了四個學士學位,還有一個名校史丹福大學的碩士肄業。遠離臺灣的腥風血雨,白狼在美國過了多年安穩日子,」董事長」的到訪再次把他卷進風暴中心。

董事長就是陳啟禮。得知江南死訊後陳啟禮決定返回臺灣,張安樂提醒董事長「小心被滅口」,陳啟禮回答:「沒事,我有一卷錄音帶。」

這卷錄音帶就是老謀深算的陳啟禮留下的「後手」。果如白狼所料,陳啟禮返臺後不久,臺灣當局展開「一清專案」掃黑行動,抓捕了陳啟禮和吳敦,同時圍剿竹聯幫分子。迫子美國政府施加的壓力,1985年1月10日,蔣經國下令逮捕情報局長汪希苓,要求徹查「江南案」。1月13日,臺灣當局發布訊息,承認情報部門與案件有關。

為了保住董事長的命,白狼決定使出殺手鐧。3月1日,張安樂在洛杉磯召開記者會,宣佈自己手握陳啟禮留下的錄音帶,記錄了「江南案」的真相。」我們本不想拿出錄音帶,那是玉石俱焚。」多年之後,張安樂回憶當時的考量,可謂孤注一擲:「我們說手上有錄音帶,必要時候會公佈,條件是董事長和吳敦從警備總部轉移到司法受審。因為殺人是事實了,我們也懂法,轉移到司法可以讓他們有發言的機會,在警備總部可以隨便說你脫逃然後殺了滅口。」後來接受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(CBS)採訪時,張安樂直接表示,「江南案」的幕後主使另有其人。

金盆洗手,還是政治夜壺?

張安樂在深圳的辦公室裡掛著三幅水墨畫,分別是上山虎、青竹林和白狼群。

除了這三幅畫透出的象徵意味,2013年的張安樂已經完全看不出黑幫大佬的氣質,他戴金絲眼鏡,總是面帶微笑,文質彬彬,像個儒雅的商人。

張安樂的生意涉及運動用品、旅遊業、消防器材和電子產品,他的「韜略集團」是全球最大的專業運動頭盔生產商。雖然在臺灣警方的系統裡,張安樂一直是通緝名單上的要犯,但是6月29日回臺當天,他只在臺北地檢署裡被羈押了四個小時,然後交了一百萬元新臺幣保釋出來。「還以為會關上兩三個月或兩三年呢。」

1984年和陳啟禮一同返回臺灣的殺手吳敦,綽號」鬼見愁」,他後來被判無期徒刑,經過減刑,實際坐牢六年多後出獄。如今吳敦是臺灣長巨集影視公司總裁,臺灣娛樂圈舉足輕重的大佬。近年來他投資拍攝的影視劇有《倚天屠龍記》、《至尊紅顏武媚娘》、《大灌籃》、《刺陵》等,一手捧紅了賈靜雯、釋小龍、郝邵文等演員。

「江南案」的另一個殺手董桂森沒有回臺灣,案發後他跑路去了菲律賓,又輾轉潛逃日本、泰國,最後在巴西被捕,引渡回美國。法庭上,董桂森宣稱:「這不是個人的行為,也不是幫派的行為,而是政府的行為。」1991年,服刑的董桂森在美國賓州路易士堡聯邦監獄被殺身亡。

2007年10月,陳啟禮在香港病逝。11月,他的葬禮在臺北舉行,成為轟動一時的新聞。參加葬禮的黑幫分子約九千人,除了竹聯幫和其他臺灣黑幫,還有來自香港三合會、日本山口組等著名黑社會組織的代表。這些黑衣人與近幹名全副武裝的警員一起,佔據了當天全臺灣的九個電視新聞頻道。陳啟禮晚年定居柬埔寨,熱心商業和慈善活動。

1987年7月14日,臺灣解嚴。蔣經國宣佈開放報禁和黨禁,推動臺灣民主化程序。同時,由於「江南案」之後的警方強力掃黑,許多大佬入獄,也造成了幫派勢力重新洗牌。黑道分子爭相努力漂白身份,向政界和商界滲透,為90年代開啟的臺灣「黑金政治」埋下了伏筆。

趕快分享出去,讓更多人看看吧!

追踪我們,獲得第一手資訊

Back to Top